第100章 棋成死局
书名:风雪邪瞳 作者:邪邪的小信 本章字数:331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8:31:00

如果说现在有一个声音能打破夜王对于那株忘忧草的幻想,那一定是家破人亡的赵佑天,很可惜,他在离夜王府还有不小距离的山林里停止了生命的脉搏。

此刻在夜王城的西边同样也走着李乘风的棋,璃是带着一众将领直接进入万妖殿。路途中经过妖族城池也不见有人出来袭击他们。不仅如此,晁起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“老仇人”,金丝雀王还在万妖殿里迎接他们,身旁没有带任何护卫,只有孔雀明王和烈焰鸟王。

“一个个的平时打仗气势挺足,现在怎么畏缩成这副模样了?”,黎姝看到跟在璃身后的那些将军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心生不屑,她都这样卸下防备了,这群人还是疑心重重,等会谈合作估计也不太顺利。“让妖王见笑了,我的这些手下心里壁障不容易消除,稍微体谅他们一下就好了。”

晁起民还算是一个情商比较高的人,璃之前那样子表态,现在黎姝也没有针锋相对的意思,他们自然要拿出诚恳合作的态度。“算了,既然晁统领都这么说了,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纠结每个将军的态度。”,让黎姝收起军队放他们进来,还要看那些人族戒备的脸色,她确实是有些不悦的。但是考虑到今天主要是和璃,晁起民谈,也就沉住气了。

“之前的战争,人族和妖族之间确实积累了不少怨恨。但是每个人其实都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。甚至你们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利用了。”,璃看到两人准备好商谈后,也是直奔主题,“从我的信息来看,这个幕后黑手并不是特别难推断。首先,黎姝那边是因为某人告诉她,她的女儿被囚禁在夜王城。然后因为这种过分的行为而招致妖族的进攻。”

说到这里,璃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,他看向晁起民,眼神意味深长,“可是人族出兵的理由是什么呢?”,晁起民感觉到了不对劲,之前璃也提到过双方开战理由的不一致。“璃将军,你是说?我们只是某个人借口拿来抵御妖族的标靶?”,晁起民虽然没有点出那个人的姓名,但是在场的都知道是指夜王。

包括黎姝在内的三大妖王也清晰起来,原来她们一直攻打的人只是被欺骗利用的。而且黎姝突然想起那天李乘风和他们说的话,一下子从椅子上蹿起来,眼睛瞪大看着璃,“是那样吗?”,她一下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后,露出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。璃轻轻地点了点头,然后开始向晁起民讲解。

“晁统领,实际上妖族被告知自家公主被囚禁时,这个消息是假的。等到真的挑起人妖之间的战争以后,他才有可乘之机让那位妖族公主进入他的牢笼。”,晁起民也是不太敢相信,就凭一条虚假的信息,他们就开战了。接着璃就把那天李乘风告诉他们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。

旁边那些将军的脸色别提有多好看了,因为这三个人谈论的事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。一场长达几年的战争竟然就因为这个原因?没有妖族霸占夜王城的野心,也没有人族同仇敌忾保卫家园的自豪,只是一个阴谋。

“唉~”,晁起民回头看了看他的将领们,长长地叹了口气,从妖王的反应来看,她们也确实是被欺骗的一方。当初那个人找到他,把守护夜王城的重任交给他。这些年来,什么生死场面没见过?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那个人的一己私欲。“璃将军,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,我现在是半点心气也没有,我累了。如果有什么指示,悉听尊便。”

晁起民无奈的声音让人很难不动容,一个多年来坚定的目标就这样破碎,换作谁都难以接受,他选择放下这场战争也就代表着人族那边的让步。黎姝抬眼看了看璃,也点了点头,表示她们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“既然没人反对,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如今这一切是何人所为相信大家都心里有数。人族妖族因为夜王的暗中操作,背后煽动,已经变得势同水火。妖不可入夜王城,人不能探万妖殿。”

说到这里,璃停顿了,深吸一口气,眼神炯炯地看着每一个人。“我母亲是妖,我父亲是人,我想这东州上的所有人都可以像我父母一样相处,为什么一定要和谐拱手相让给那些坐在高台俯瞰普通人的统治者呢?要结束这场纷争,为什么不彻底结束它呢?”。听罢璃的话,每个人都低下头陷入了深思。

他们中有的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;有的在军营里担惊受怕,夜不能寐;有的送走不少将士,内心烦闷。璃所说的彻底结束,他们都明白就是把夜王彻底推翻,只有那样才不会再把战火延绵下去。万妖殿的大厅里一时如死一般寂静,“璃将军,还是那句话,我们跟随你的意愿。”,晁起民率先打破了氛围,他抽出佩剑,单膝跪地,向璃郑重地说道。

黎姝也站起来静静地站在璃旁边,因为考虑到她和璃的辈分关系,行礼不太合适。得到两位代表的认同,璃接下来就该进行下一步了。巧的是李乘风就如同开了天眼一般,在这个时候一只鹰隼飞了进来,衔来一封信给璃。

璃知道这时候能给他送信的只有李乘风。他小声地念着上面的文字,“五日后,拥兵西南,无需武器。另外还请注意暗处有耳目。”,简短的字里肯定藏着什么深刻用意,只是璃暂时只能理解后面一句话。“晁统领,此番休战不知有多少人了解?”,璃试探性地询问,晁起民只是指了指在场的将军。

璃手扶着下巴,边想边点头,“那,在座的将军们是否有向其余人透露过相关消息?如果有最好实话实说,说不定关系到我们的计划,我们每一个人的性命。”。虽然这些人除了打仗有些难以变通,但是在军纪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好的,都纷纷摇头表示自己在部队面前表现得和平时无异。

“那我们就再给他五天一切正常的假象,之后我们就可以一起见证夜王城的巨变了。”,璃背过身去,他抬头望着万妖殿的屋顶,有些出神。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信任李乘风,可那种亲人相见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,促使他一步步按照李乘风说的来做。

夜晚的东州海岸吹来徐徐的海风,平静的海面泛起层层浪花,灯火通明的夜王城还夹杂着繁华的喧嚣。夜王以为这一次到东州来的会是他改变现状的好机会,只要在每天给黎筱送去的食物里加入忘忧草,也许她就会忘记那个早就死在战场上的男人。

可实际上他不知道,这一次天行会的船靠岸不仅带来了忘忧草,还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。“你这个人现在真是蛮不讲理,这种事只有你干的出来,先说好了,掩人耳目能掩盖多久我可不知道。”,李乘风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可谓是日行千里,之前还在夜王府碰到李凤熙和青懿晟,现在就在和冷绫纱交接了。

“呵,那些人总以为中州就是天地中心,其余的八个州怎么也威胁不到他们。若不是有所需求,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关心除中州以外的事。他们不知道自己其实就是被中州那两处地方的人栓住的狗,他们不知道有时候要打破这个状态就要借助其余州的力量。”,李乘风这次回答冷绫纱的问题时,眼神凝重,语气严肃,完全不是他平时的那种风格。

船上的天行会工作者开始搬运物资,而冷绫纱没有去指挥,只是静静地站在李乘风旁边,和他一起看向远处的海面,虽然那里只有一片漆黑。冷绫纱知道李乘风为什么会这样,倒不如说此时的李乘风才是更真实的李乘风,因为她明白李乘风有多反感那两个地方,甚至他自己生长的中州。

过了好一会,冷绫纱才接着说下去,“既然你自己心中有数,我也不再多废话了。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,不止是我,包括李凤熙都说你在走弯路,有些事没有必要绕这么一大圈,没有必要到中州以外的地方来做这些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事。当然我们不是你,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还是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李乘风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凝重起来,是那种几乎要凝聚成实质的状态。这很明显是李乘风的灵力弄出来的,还好冷绫纱修为较高,不然肯定会窒息。很快这种压迫感就消失了,虽然很短暂但还是感受得出来,李乘风有些动怒了,“失礼了,希望你不要放心上,有些事我现在不想提起,我们现在还是主要说交易上的问题吧,为表歉意,这次的拍卖会我送你们一件藏品。”

说罢,李乘风又挂上了那让人感到熟悉的笑容,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卵圆形的大水晶,看起来是某种生物的卵。冷绫纱没有感到高兴,也没有拒绝,只是又上下打量了下这个男人,然后收下了这枚蛋。

冷绫纱今天的到来;璃取得了两军的信任;夜王也答应帮助修建场所并到时前往拍卖会;林辰那边阻击赵佑天,消灭赵氏最后的希望,这些事情都是李乘风走的棋,而棋局的对方,也就是夜王,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和李乘风下棋,就已经走进了死局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